当前位置:少年儿童图书馆搞笑山村淘宝“嗨”起来
山村淘宝“嗨”起来
2022-09-28

1.进村

张涵听爷爷张子成讲完要去蘑菇屯的想法,当即就把头晃成了拨浪鼓:“蘑菇屯?不去不去,我怕那里有狼!”

张子成将眼睛一瞪,说:“你爹可让你好好照顾我,你不去蘑菇屯,那我就只有一个人去了!”

张涵的父亲在省城有个大公司,可她偏偏不喜欢朝九晚五的白领生活,而是凭着一副好嗓子在省城的天天娱乐城里当上了驻场歌手。没想到,她的“歌星”之路才刚刚起步,远在天江市的张子成就因为心脏病发作,住进了医院。张涵的父亲放心不下张子成,便让女儿辞了歌手的工作,到天江市照顾张子成。

别看张涵很潮,她可是个孝女,她还真不放心让保姆来照顾爷爷,于是便来到了天江市,成了专职照顾老人的“小保姆”。

张子成有个战友,名叫郑青山,曾经在蘑菇屯当过村主任。蘑菇屯山清水秀空气好,张子成早就打算到那里去看看,可是蘑菇屯一没手机信号,二没电脑网络,这可让张涵的日子怎么过呀?

张子成叹了一口气,假装伤心地说:“我知道你有三件东西离不了——唱歌、网络和淘宝,看来爷爷对你一点都不重要!”

张涵见爷爷唉声叹气,急忙过来哄他高兴,说:“我陪您去趟蘑菇屯还不成吗?只是,我淘宝网上有两个投诉还没处理完呢……”

张涵是个十足的淘宝狂人,可是最近却淘得很不开心——她本想给爷爷买几斤灵芝泡茶喝,便在芝兰堂网店下了一单。芝兰堂网店的老板网名叫小灰灰,他给张涵发来了一包灵芝,可是里面却有一棵塑料制成的假灵芝。张涵怒火中烧,想联系网店退货,谁知店主小灰灰QQ不回,手机也打不通。很显然,张涵是让这个小灰灰给骗了。

更可气的是张涵下的另外一单,她在蜡染民族风的网店相中了一件衣服,可是这件蜡染衣服买回来后,下水一洗,竟然掉色!张涵找网店老板理论,那个老板还振振有词地讲——亲,蜡染都掉色,不掉色,就不叫蜡染。

张涵气得差点砸了电脑。她将这两家网店一起举报到了淘宝的投诉中心,现在正等着处理的结果,如果张涵现在去蘑菇屯,岂不是放过了淘宝网上的两个奸商吗?

张子成大方地拿出两千块钱,说:“多大点事儿,爷爷我给你报销了!”

张子成收拾好了行囊,张涵也从外面租来了一辆爬山功能极佳的牧马人吉普。两个小时后,他们爷俩沿着盘山公路来到了三百里外的云芝山蘑菇屯。

蘑菇屯山青云淡,水唱鸟啼,确实是人间仙境。张涵看着车窗外的美景,兴奋极了,一个劲地欢呼尖叫。张子成得意地说:“这可是天江市的最后一块净土,估计再过几年,这里也要变成旅游区了!”

张子成和郑青山已经通过电话,郑青山正站在村口等着他们。两个老战友一见面,自然亲热不够。郑青山领着他们爷孙俩来到自己家中,郑家有五间大瓦房,不仅干净,而且敞亮。

张涵在蘑菇屯住了一晚,第二天一早,她就嚷嚷着没有意思。郑青山纳闷地问:“小涵这是咋的了?”

张子成在一旁解释道:“别看蘑菇屯山青水秀,可是这里一没网络,二没有淘宝,我孙女觉得日子过得憋闷!”

郑青山笑道:“蘑菇屯虽然没有网络,但是有淘宝啊!”

2.云芝

郑青山领着张涵来到了村头,这里有一条直通云芝山深处的山路,在路旁生长着一棵老樟树,樟树的身上钉着一块小黑板。

张涵纳闷地问:“淘宝、淘宝网在哪里?”

郑青山用手一指那块小黑板和下面的竹篮子,说:“这不就是我们的山村淘宝网吗?”

云芝山盛产灵芝。郑青山告诉张涵,如果想买灵芝,只需在小黑板上用粉笔写上要求,然后在竹篮子里放上人民币,晚上的时候,采芝客就会取走竹筐中的人民币,并留下从山上采回来的上好灵芝。

张涵担心地问:“我留在竹篮子里的钱安全吗?”

郑青山笑着说:“钱丢了,我赔给你!”

张涵淘宝经验丰富,但像这样的山村淘宝,她还是第一次见到。张涵得到了郑青山的保证后,就在竹篮子里放了两百块钱,找了块小石头压牢,随后又在黑板上画了一棵盘子那么大的灵芝。

傍晚的时候,郑青山对张涵说:“估计村头那只竹篮子里,已经有你需要的灵芝了!”

张涵一溜小跑来到村口,果然钱不见了,那只竹篮子里,放了一棵比她黑板上画的灵芝还大的灵芝。

这山村淘宝也太物超所值了。张涵手里拿着灵芝,一路唱着《得意地笑》,兴冲冲地回到了郑青山的家里。

张子成看罢灵芝,点头说:“这块大灵芝,在天江市至少值五百块!”

张涵拿着灵芝左瞧右看,忽然在灵芝的根部发现了一个虫眼,她对郑青山说:“山村淘宝是挺好玩的,就是不知道退换货方便不?”

郑青山自信地说:“怎么不方便?你要不喜欢,直接把这棵灵芝放到那个篮子里,进山的采芝客就会拿走灵芝,将钱给你重新放回去!”

张子成本想劝一下孙女,买回来的灵芝已经物超所值,干啥非得退货?可张涵小孩心性,非要看看这山村淘宝退换货是否方便。第二天一早,她就将那棵灵芝送回了村头的竹篮子里,然后又在黑板上画着的灵芝上添了条大虫子。画虫子的时候,因为画得不像,张涵还从衣兜里掏出了纸巾擦拭修改了一下。等她回到郑家之后,一摸兜,发现钱包不见了。虽然钱包里的钱不多,可是里面有她的重要证件。她一路跑回去寻找,结果发现钱包正躺在竹篮子里睡大觉呢。这个钱包一定是过路的采芝客帮她捡起来,放回竹篮子里的。竹篮子里的灵芝尚在,看来她只能傍晚再来了。

傍晚的时候,张涵来到村口,她发现长着虫眼的大灵芝没有了,那两百块钱并没有还回来,那个竹筐中只有一棵拳头大小的白色灵芝。

很显然,张涵的这次山村淘宝,几乎是钱财两空了。张涵拿着这个拳头大小的灵芝气呼呼地回到了郑家。她正诉说自己的悲惨遭遇,郑青山却惊喜地说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这是云芝!本地最珍贵的两种特产之一,可比灵芝值钱多了!”

张涵满意地道:“这么说,我又一次‘物超所值’了!”

张子成笑呵呵地说:“怎么样,蘑菇屯的山村淘宝就是好吧!”

张涵连连点头,她向郑青山问道:“您说云芝山有两种特产,一种是云芝,另一种是什么?”

郑青山告诉张涵,说:“另外一种特产是蜡染。云芝山的蜡染件件都是精品!”

张涵惊喜地叫道:“我要再买一件蜡染的精品!”

3.诚信

张涵将求购蜡染衣服的消息写在了小黑板上,并在上面标注了自己的尺码,可是篮子里的五百块钱,却始终没有人动。

张涵还以为买货的钱少,三天之后,她就在篮子里又多放了两百元钱。当天晚上,她到村头篮子里查看是否收到货,却发现竹篮子中多了一根灰褐色的羽毛,篮内的七百块钱却没有影了。

张涵回来后一说情况,郑青山就“嗖”地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说:“你先别急,这里一定有误会!”

郑青山拿起了家里的电话,立刻联系附近村子里几个制作蜡染的作坊,最终确定,有一个名叫陈老三的采芝客从一家蜡染作坊定做了一套衣服,这套衣服的尺寸,绝对是张涵的标准。

郑青山又给陈老三打电话,陈老三在电话里肯定地说:“是我订的衣服,我把那件衣服和一块腊肉都放进了竹筐中……难道衣服尺码错了吗?”

郑青山知道陈老三不会骗自己,他放下了电话,对张涵说:“那只竹筐中真的一无所有?”

张涵一说那根羽毛的颜色,郑青山一把从墙上摘下了猎枪,说:“我知道是谁窃走那套衣服了!”

张涵和张子成跟在郑青山身后来到了现场,远远看去,就见老樟树的树顶上,盘旋飞翔着一大一小两只山鹰,那只大鹰的鹰爪上,果然抓着一个衣服包。可是和衣服包系在一起的腊肉块,却早已不见踪影了。

很显然,是这两只鹰窃走了张涵的衣服包,竹篮子里的羽毛是鹰毛。张涵看着郑青山举枪发愣,她猛地夺过郑青山手中的猎枪,扣动扳机,只听“轰”的一声响,枪砂从猎枪口猛地喷了出去。

郑青山本想阻止张涵开枪,但已经晚了,疾飞的枪砂射中了那只盘旋的小鹰,小鹰哀啼着掉落到地上后,被那只大鹰用鹰爪抓了起来,如疾驰的箭一般直向深山中飞去。

郑青山一把夺回张涵手里的猎枪,急得大叫:“你,你,怎么能开枪打鹰呢?!”

那头大鹰郑青山认识,它被山民们敬为山神,它绝对不会行窃;窃取竹篮中的那块腊肉的贼,应该是那头小鹰才对。小鹰用鹰爪抓起腊肉的时候,因为衣服包和腊肉块系在一起,这两样东西就一起被小鹰窃到了山里的鹰巢。老鹰发现了那个衣服包后,便领着小鹰将衣服包送了回来。张涵开枪伤鹰,已经是犯了山里的忌讳,那只老鹰一定会回来报复张涵的!

张涵正要说话,就见陈老三领着蜡染坊的老板远远地跑了过来,张涵刚要对陈老三道谢,就听陈老三问道:“你就是买了我儿子陈小辉灵芝的那个张涵姑娘吧?”

张涵在淘宝网上用自己的照片当了头像。前几天,张涵的钱包是陈老三捡到的,他看到了钱包里的身份证,最终确认,这个张涵就是在他儿子陈小辉网店里买了灵芝的那个姑娘。

陈小辉目前在武汉念书,空闲时候开了一家淘宝网店,专门卖灵芝。以前都是陈老三将灵芝一股脑儿给儿子邮寄过去,由陈小辉负责给顾客发货。可是最近陈小辉忙着工作,单位组织他们参加为期半个月的拓展训练,陈小辉就让陈老三在山下的镇子里租了个房子,安上网线和电脑,由他代替陈小灰给顾客发货。为了让他爹更好地给灵芝分级,陈小辉还从网上买了五个塑料的、用来分级的灵芝样品,寄回了家中。陈老三雇佣的业务员由于业务不熟,竟将那个用于分级的塑料灵芝给张涵发了过去。陈小辉因为参加拓展训练,手机和QQ都不能上,联系中断后,张涵和陈小辉就产生了误会。

陈老三发给顾客的十几单灵芝中,唯有张涵要的是整棵的灵芝,剩下的顾客买的都是灵芝片。当他发现塑料灵芝被业务员卖出去后,就先让业务员用QQ联系张涵,QQ联系不上后,他改用电话联系张涵,可是张涵身在云芝山,手机根本就打不通。这几天陈老三急得慌,正巧看到了张涵钱包里的身份证,跟张涵QQ的头像上的照片一比对,发现了这个神奇巧合后的他,决定将一棵珍贵的云芝放进那个竹筐!

张涵一见自己误会陈老三了,急忙道歉。陈老三看着地上的鹰血,担心地说:“你开枪打伤了那只小鹰,还是赶快离开蘑菇屯吧,那只老鹰一定会报复你的!”

蜡染坊的老板从地上捡起被老鹰送回的衣服包,解释道:“姑娘,这件衣服做好后,我又用盐水洗了三回,现在浮色已经掉尽,再也不会掉色了!”

张涵纳闷地问:“真正的蜡染都会掉色吗?”

那个蜡染坊的老板说:“对,真正的蜡染都会掉色,如果不掉色,那就是化学染了!”

张涵和张子成为了避免老鹰的报复,决定赶快离开蘑菇屯。当他们取车离开的时候,那只老鹰抓着一只死山兔飞了回来,它将山兔往张涵的车顶“咣”地一丢,山兔从吉普的后挡风玻璃上滑下,正卡在了后保险杠和车体的缝隙中。

老鹰随后对车体进行了一连串扑击。张涵虽然将吉普车开得飞快,但车顶棚的油漆还是被鹰爪抓得伤痕累累。吉普开出三十里地后才摆脱老鹰的纠缠……张子成走下车,看着车后保险杠上卡着的死兔子,感叹道:“小鹰窃走了竹筐里的腊肉,老鹰先是还给了我们一只山兔,然后才开始报仇……”

张涵担心地问:“您说我那一猎枪,不会把小鹰打死吧?”

张子成摇头道:“老郑的猎枪威力小,当时距离又远,那只小鹰应该只是受伤而已。”如果那只小鹰毙命,老鹰又怎么肯轻易放过张涵?

张涵这次没有白来蘑菇屯,至少她明白了什么叫真诚和信义。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回城,打电话跟淘宝的客服解释清楚——所谓的投诉,都是一场误会……而且,她的急脾气也要改一改了!

其实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坏人?只不过人人都戴着戒备的有色眼镜,弄得眼前飘满误会的阴霾。只要你肯用眼睛寻找幸福,眼前绝对是一片明媚!

(责编/范文轶 插图/王万春)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