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少年儿童图书馆资讯遇上个狠角色
遇上个狠角色
2022-09-27

作者:孙国彦 来源:《故事会》

杨华最近遇上了一件闹心事。两年前,他以五万元的价格入手了一个清代的观音瓶。前段时间,有一个买家报价十万要买这个瓶子。可杨华为买家取瓶子时一个不小心,瓶子滑落在地上,瞬间四分五裂。

杨华呆住了,买家也直喊可惜。看碎得不那么严重,买家好心给他出主意说,不妨找专业人员试着修复一下。杨华觉得有道理,决定去省城看一看。

第二天,杨华就带着那些碎片上路了。汽车驶到一个村子时,冷不防前面蹿出一个人,杨华急踩刹车,好险,汽车贴着那个人停住了。然而,接下来的事情让杨华始料未及,那人见车刹住了,便跳起来往车身上一扑,紧接着身子往后一仰,顺势躺倒在地上。

不好,遇上碰瓷的了!杨华本能地抬头看行车记录仪,但让人窝火的是,他只顾着想碎片的事,记录仪竟忘了打开。

杨华只好开门下了车,只见一个三十出头的小伙子躺在地上。杨华蹲下身,微微一笑揶揄说:“兄弟,你这演技可不算高明啊!”

小伙子不理睬他,闭着眼一个劲儿地呻吟。这时,几个看热闹的围了上来。等人聚得多了,小伙子才慢慢睁开眼,一脸痛苦地说:“肋骨……撞断了,你说,怎么办吧?”

杨华心里有数,鄙夷地看着他反问:“依你说该怎么办呢?”

小伙子说:“我看你也不是有意的,我也不讹你,咱私了算了。你出两万块钱走人,我自己去看病。”

杨华冷笑一声,说:“那不行,既然撞着你了,我就得负责任,走,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小伙子不满地嘟囔起来:“去医院就去医院。”说着,他在旁边人的搀扶下慢慢起身爬上了车。

然而到医院一检查,小伙子的肋骨竟然真的断了一根。杨华百思不得其解:按当时的情形,不要说断肋骨了,连皮外伤都不应该留下呀!

但不管怎么说,事实就在眼前摆着,现在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。杨华没办法,只能帮这个叫王三的小伙子办了住院治疗。

医院里花钱如流水,不到一星期,杨华预交的五千块钱就见了底。杨华郁闷极了,王三看样子就没有短期出院的意思,这钱花得根本没个头。最关键的是,他这钱出得冤枉啊,王三的肋骨绝对不是他撞断的!

思来想去,杨华决定去那个村子里找个人,了解一下情况。回到那个村子,杨华发现离碰瓷现场不远处有一个小卖部。杨华买了包好烟,和老板搭讪起来。从老板嘴里得知,王三这个人好吃懒做,游手好闲,是个典型的泼皮无赖,几乎以碰瓷为生。

杨华似乎明白了:“难道是碰我的车时,他的肋骨本来就是断了的?”

老板看看四下无人,小声说:“你想,这么赚钱的一根肋骨,他舍得让它长好吗?”杨华听得脊背直发凉。老板叹道:“你呀,运气不好,遇上狠角色了。唉,话说回来,这人啊,好的不学,尽搞些歪门邪道,早晚得遭报应!”

从小卖部出来,杨华立即折回了医院,来到病房,只见王三正美滋滋地躺在病床上看电视。

杨华心平气和地说:“咱商量一下。依我看,你不如回家自己慢慢休养,至于钱嘛,你说个数。”

王三等的就是这句话,于是借驴下坡,说:“那好吧,你花点钱,我受点罪,咱都自认晦气吧。至于钱嘛,我说过了,我不讹人,还是那个数,两万块。”杨华没说什么,点点头答应了。

出院手续很快办好了,杨华抱着被子等物品,带王三出了医院。到了车旁,杨华腾出一只手打开后备厢,皱着眉说:“这……我后备厢里有东西,你这被子可能不太好放。”

王三凑上去一看,只见后备厢里只有一个手提箱,他撇了撇嘴,说:“不就是个破箱子吗?放后座上就行了,你是不是找借口不肯让我放东西啊!”说着,他伸手去拎那手提箱,刚拎出后备厢,就听杨华冷不丁大喝一声:“轻点儿!”王三惊得手一哆嗦,手提箱掉在了地上。

杨华急忙把手里的东西扔地上,去拿手提箱,呵斥王三说:“怎么回事啊你,没听见让你轻点儿吗?”他拉开拉链,伸手捏出一块碎片,又气又恼地说,“瓶子碎了,你说咋办吧?”

王三吃了一惊,辩解说:“不关我的事啊,不是我打碎的!”

杨华吼道:“不是你,难道它自己会碎?”

王三说:“就算是我不小心弄碎的,一个破瓶子能值几个钱?”

杨华冷笑一声,说:“值几个钱?告诉你,老子花八万块钱买的!”

“你说……说……说啥?”王三惊得结巴起来,“你这不是讹人吗?”杨华看人聚得差不多了,拿出手机报了警。

派出所警察很快到了,看到王三,吃惊地问:“怎么又是你?这次又断了几根肋骨啊?”

王三顾不得解释,着急地指着杨华说:“警察同志,不是我,是他讹人。”

警察问清了来龙去脉,问杨华:“你怎么证明你的这个瓶子值八万块钱呢?”

杨华不慌不忙地说:“这样吧,我和王三到省城找权威部门做个鉴定,按鉴定结果处理,怎么样?”警察想了想,说:“行,我先给你们备案,回头你把鉴定结果报过来。”

很快,鉴定结果出来了,这个瓶子是真品,并且碎裂面的碴口也是新的。瓶子若是完好的话,市场估价在六万到九万之间。这下,王三傻眼了。

两人又去了派出所,杨华说:“警官,您看这样行不行,我和他好歹也算相识一场,我再让一步,这瓶子按七万算,减去我该给他的两万,他再倒给我五万,两清。”

警察点点头。王三还想说什么,警察厌恶地说:“知足吧你,人家一开口就退让一万,已经算仁至义尽了,你还想怎么样!”王三差点哭出来,像被抽去了脊梁似的瘫在那里。警察白了他一眼说:“别磨蹭了,抓紧时间回去准备钱吧。”

五天后,杨华如愿拿到了五万块钱,刚好是当年买瓶子的价格,可杨华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,总感觉手里的那摞钱直发烫。

两人从派出所出来,王三的脸色非常难看。他看看杨华的手提箱,突然醒悟过来,嚷道:“对了,钱我给你了,碎瓶子得归我。”杨华一愣,问:“你要它干啥?”王三咬着牙狠狠地说:“这就不劳你操心了,五万块钱,总得让我听个响吧!”

杨华一下子明白了:敢情这小子要技术升级,拿这碎瓶子去碰瓷啊!杨华有心不给,可王三的要求合情合理,并无不妥之处。杨华想了想,拿定了主意,点点头说:“好吧,我马上就让你听听响。”说着,他打开汽车后备厢,取出一把锤子。

王三吓得急忙后退,惊问:“你……你想干啥?”杨华不理他,“哗啦”一声倒出手提箱中的瓶子碎片,抡起锤子,“乒乒乓乓”一阵乱砸,直砸得满地碎末。“你……你疯了?”王三没料到杨华会来这手,气急败坏地喊叫起来。

杨华把那五万块钱扔还给王三,说:“我知道你咋想的,是打算拿这些碎片去害人對吧?老子现在就断了你这念想。”

王三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弄蒙了,惊愕得瞪大了眼睛。

杨华收拾好东西,又说:“小子,好心奉劝你一句,收起你那些歪心思,找点正事儿干干吧!不然的话,下次也许就不是断一根肋骨的事儿了。”杨华说着,手往上指了指,“不信你试试,老天爷在上头看着呢。”

(发稿编辑:赵嫒佳)

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