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少年儿童图书馆搞笑房东是个雕塑家
房东是个雕塑家
2022-07-28

海伦是个三十多岁的独身女子,父母留给她一栋市中心的楼房,她靠着房租过着吃穿不愁的日子。海伦在巴黎读书时,曾跟着一个雕塑家当过几个月的学徒,所以,她闲着没事儿的时候,就喜欢给身边的人做雕塑。

几天前,刚住进来一个叫汤姆的年轻房客,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。他看到海伦专门有个房间放了很多雕塑,就多看了两眼。海伦自豪地说:“这些都是我的作品。”出于礼貌,汤姆说:“都挺漂亮的。”海伦高兴地说:“要不,哪天帮你做一个?”汤姆点点头,说:“等我找好工作吧。”

这时大门响了,传来了一阵男女的嬉笑声,海伦皱起了眉头。过一会儿,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女人相拥着进来了,汤姆给他们让了路,打了招呼,并且做了自我介绍。男人醉醺醺地说:“你好,我叫费斯特。”然后指着女人说:“她叫琳达。”女人笑着朝汤姆点点头,俩人从汤姆和海伦身边过去了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汤姆隔三差五地和他们碰面,也知道了费斯特是话剧团的演员,琳达则是一个歌手,他们也不是夫妻,只是先后住进来的房客。费斯特住了快两年了,而琳达是在几个月前住进来的。

经过一个多月的奔忙,汤姆终于在附近找到了一份工作。海伦比他还高兴:“帅哥,找到工作了,哪天给你做雕塑?”汤姆这才想起来当时答应房东的事,就说:“星期天吧。”

周日上午,海伦早早地敲开了汤姆的房门。汤姆出来一看,海伦已经把材料和工具都在院里摆好,就等着自己这个模特了。汤姆一坐下,海伦就开始忙碌了起来。头像塑了一个多小时了,还是个模模糊糊的圆球,汤姆忍不住了,有些不耐烦。海伦不断地安慰他:“差不多了,已经有形状了。等这个作品完成了,我请你吃海鲜。”

汤姆高兴地说:“一言为定。喝酒吗?”海伦忽然想起来一件事,问:“你这两天见费斯特那个酒鬼了吗?”汤姆摇摇头,说:“没看到。他不是经常和琳达在一起吗。”海伦自言自语地说:“这两人的房租都该交了。”

又塑了一会儿,汤姆脖子发酸,实在撑不住了,就说:“咱们下星期继续做吧。”海伦有些意犹未尽,但见汤姆这么说,只好答应:“那下周我再找你吧。”

一个星期后的早上,海伦又早早地把汤姆叫出来当雕塑模特。刚做了没一会儿,房门被敲响了,进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。妇人开口问:“请问,贵宅的主人是不是一位叫海伦的小姐?”海伦抬起头答道:“对,我就是。你有什么事情吗?”

妇人问:“一位叫费斯特的先生是在这儿住过吗?他是个话剧演员。”

海伦没回答她,反问道:“你是?”妇人答道:“我是他的妻子。”海伦把妇人请进屋,让了座。原来,费斯特的老婆和孩子都在另一个城市。上个星期,费斯特寄给妻子一封打印的信,说他不再爱她了,决定和一个叫琳达的女孩一起去浪迹天涯,去寻找真正的爱情。

海伦一边做着雕塑,一边对费斯特夫人说:“这两人都是我的房客,但我已经十来天没见到他们了。”一旁的汤姆也点点头说:“是这么回事儿。”费斯特夫人说:“能让我看看他住过的房间吗?”海伦说:“可以。”

她们一起走进费斯特先生的房间,看到了几件简单的家具和一些没来得及带走的衣服。费斯特夫人拿起一件外套看了看,海伦说:“不好意思,费斯特先生现在不在,我不能让你拿走这儿的东西。”

费斯特夫人看了一会儿,和海伦一起走出了房间。她们出来时,经过了那个半敞着的房间,里面放着许多石膏头像。费斯特夫人被吸引住了,停住了脚步。

海伦说:“那是我的工作室。”费斯特夫人说:“这些雕塑,都是你做的吗?”海伦点点头:“是的。刚才你也看到了,我在给那个小伙子塑头像。”

说着话,她请费斯特夫人进了工作室。费斯特夫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一个男人的头像,赞叹说:“真像他!”海伦说:“你说的是你丈夫的头像吧,这是我花了好几天才做好的呢。他旁边这个年轻女士的头像,就是琳达。其他这些,基本上都是我曾经的房客,还有我的朋友和亲戚。”

费斯特夫人停了一下,突然问:“我丈夫的这个头像,能卖给我吗?”海伦迟疑了片刻,说:“我做的东西,不是用来卖的……”费斯特夫人说:“可这是我丈夫的头像啊。我很想把它带回家做个纪念,你说个价钱吧,我们可以商量。”海伦叹了口气,说:“既然你真想要,就拿去吧,我也不收你的钱。”

费斯特夫人千恩万谢地抱起了丈夫的头像,海伦给她找了个纸盒,又指着旁边琳达的头像问费斯特夫人:“这个你不想一起带走吗?”费斯特夫人苦笑着说:“恐怕还没拿出你家门口,我就忍不住摔了。”

送走了费斯特夫人,海伦继续给汤姆塑头像。汤姆说:“那个琳达的头像真漂亮。你给我塑的,就没有给她塑得好。”海伦笑着说:“还没经过最后加工呢。等塑成了,比他们那些人的都好。”

又过了一个星期,汤姆的头像终于塑成了,他左看右看,说:“我感觉没有琳达的塑得像。”海伦说:“人都是这样,看自己的样子怎么都不像。我倒觉着,你的比她的还像。”

过了一年多,汤姆找了一份新工作,在城市的另一边。由于上班不方便,他就重新找了一处房子。临走前,他找海伦要了自己的头像。海伦说:“那个琳达的头像,你不是一直觉着好看吗,给你一起拿走吧,留个纪念。”

汤姆的新居面积很小,很多东西只能挤在一起放着。这天他收拾东西时,不小心碰倒了海伦送给他的那两个头像,两个头像都掉到了地上,碎了。他惊奇的发现,自己的头像是整个裂成了几块,而琳达的头像,只是被摔脱落了一层壳,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头像。他拿起琳达的头像,不禁毛骨悚然:原来,头像里的这个“头像”,居然是个完整的人头骨!

汤姆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琳达的头像比自己的头像更加神似的原因。这个塑像,就是在琳达本人的头颅外面抹了一层石膏。汤姆想起了另一个和琳达摆在一起的头像:费斯特先生!那个头像也很逼真,难道也和这个一样?汤姆报了警。

几天后,海伦在警察局交代了一切。原来,生性风流的费斯特先生住进海伦的房子不久,就勾引上了这位单身女房东。海伦为了讨他的欢心,答应免了他的房租。可费斯特,这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。所以,当年轻漂亮的琳达一搬进来,费斯特立即就转移了目标。没过多久,两人就双双出入了。海伦看着昔日的情郎当着自己的面跟别人卿卿我我,不禁怒火冲天。面对着她的指责,费斯特嬉皮笑脸地说:“免去房租是你自愿签字的,你不能因为这个强求我只喜欢你一个人。”

终于有一天晚上,海伦找到一个机会,把费斯特和琳达都麻醉了,然后割下他们的头颅,制成了塑像。至于打印的“私奔信”,自然也是出自海伦之手,目的就是为了让费斯特夫人相信,自己的丈夫只是到远方去了。

现在,费斯特夫人终于可以放心了:她的丈夫其实并没有和其他的女人远走高飞,而是躲在他自己的头像里,每天晚上都在陪着她。

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